相澤陽介

漫談機能美學  

相澤陽介(Yosuke Aizawa),一個於日本機能服界響噹噹的名字,曾於 COMME des GARÇONS 工作,2006 年自行成立品牌 White Mountaineering,從此開展了日本「都市機能」設計的章節。由最初的山系、「All Outdoor」,到後來加入運動元素,以至街頭、軍事風的滲透,始終不變的是 White Mountaineering 一直在做一種 outdoor 主題,並為城市人而設的時裝。除了機能素材、設定以外,相澤陽介設計的 pattern 以及 layering 也是 White Mountaineering 引人入勝之處,其自創的迷彩圖案更是往往引起話題,例如 2015 年時 White Mountaineering 跟英國經典品牌 Barbour 合作時就以浮世繪師 葛飾北斎 的作品「富嶽三十六景」為概念,設計出 wave print 的迷彩圖案設計,將東洋經典跟英國皇室御用的傳統品牌結合,藝高人膽大。今天,「都市機能」設計、機能服設定已可說是日本時裝設計的一種主流,而 White Mountaineering 也成軍十年有多,讓我們尋根溯祖,回顧設計師 相澤陽介 的設計初心,也由這位機能服時裝設計推手親述其設計哲學,重新拼湊出近十多年間 outdoor 元素於日本時裝界密不可分的關係。

相澤陽介(Yosuke Aizawa)

 

-你曾於訪問中表示你的父親非常熱愛 outdoor 活動,小時候他都帶你做甚麼﹖就是那時候開始培養出對戶外活動以及服飾的興趣嗎﹖

相澤:父親是 1960 年代人,越南戰爭時我們落腳在橫濱横須賀的美國基地附近一個叫「福生」的地方,當時父親經常收集美軍的軍服,而他本身也很喜歡釣魚及狩獵,小時候經常我一起到山上去搭帳篷。很自然地,我長大後也開始穿爸爸的服裝,我想這也是我喜歡上 outdoor 與時裝的開端。

-就讀 多摩美術大学 的時期,回想起來有甚麼感受﹖對你的時裝設計又有怎樣的影響﹖

相澤:大學主修的是染織與版畫,要承認的是我當時已經很喜歡買衣服,不過就還未有想要做衣服或是成為時裝設計師的念頭。相比起時裝,藝術創作在當時對我來說是更重要的事情。

-在 COMME des GARÇONS 工作過後,為何會選擇成立以 urban outdoor 風格為主的 White Mountaineering 

相澤:大學畢業要出社會工作之際,剛好 COMME des GARÇONS 有在我的大學展開招募,當時就有趣地認定了那裏就是我想要開展事業的地方,所以就應徵了。後來累積了一定經驗,就想要成立自己的品牌,所以於 2006 年就成立了 White Mountaineering。White Mountaineering 不單純的是個時裝品牌,其根源乃是我個人對 outdoor 活動的興趣,以及我對服裝設計跟生產的知識和實戰經驗,也就是說以上兩者的結合成就了 White Mountaineering,而這也是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在我印象中,White Mountaineering 好像是首個機能服品牌在外套的 seam tape 上玩不同顏色並加上自己品牌名字,更將有 seam tape 的一面反轉穿着,最初為何有此想法﹖

相澤:在我約二十歲的時候,比起做衣服,設計 print 及 graphic design 的品牌比較多,當時裏原宿好些牌子更是用其他品牌的普通衣服再印上自己的 logo,我會形容這是一個賣「文化」的時代。但實際上要真正的「做衣服」,就是連看不到的地方也要盡善盡美,例如處理西裝外套時,芯材雖然是肉眼難辨的,但若使用上全毛芯,整件西裝就會更挺身,質感、形態也更好看。這種心態,我認為是設計及生產服裝的必要條件。因此,在帶來完備機能的同時,White Mountaineering 在正常穿着時看不見的 seam tape 上加入品牌名稱,也讓 seam tape 本身有不同的顏色配搭,這種在不顯眼的地方也盡善盡美的設計態度,也正是我跟 White Mountaineering 的 identity。在我的價值觀中,機能服的品質一定要達到某特定標準,才可真正稱之為機能服,這也是為甚麼 White Mountaineering 要仔細選擇合作對象,而正在進行中的合作如 adidas Originals、BURTON ,甚至較早前的 Barbour 以至 Moncler 等,都是品質本身很有保證的品牌。

自 2015 年開始 White Mountaineering 就展開了跟 adidas Originals 的長期合作,2016春夏季度開始雙方更開發出完整的聯乘系列。

 

-圖案設計一直是 White Mountaineering 的拿手好戲,自行設計的迷彩圖案更深受讚譽,在創作圖案時會從甚麼渠道取得靈感﹖

相澤:設計上常常在處理的問題就是「將怎樣的圖案、模樣加上怎樣的衣服之上」。靈感方面都是來自日常生活的一些片段,例如今年秋冬系列中的一款外套,就是我之前在冬季上雪山時,看到了枯掉的樹木而聯想出的新迷彩圖案。

2017 秋冬系列中的一款外套,用上了 相澤陽介 之前在冬季上雪山時,看到了枯掉的樹木而聯想出的新迷彩圖案。

 

-機能服、「都市機能」設計近年於日本愈來愈普及,你個人對這股設計潮流或趨勢有甚麼看法﹖

相澤:現在,大家對機能服設計、outdoor 設計的接受程度已很高,也就是大家都認同了這種設計取向,即使是一些老牌的 outdoor 品牌也加推更時裝化的設計,卻揉合戶外所需的機能,也是一件很棒的事呢。不過今天一些新興品牌因着配合潮流而推出 outdoor 服裝設計,當中心態與最初我們在做機能服、outdoor 服的時候相比就確有不同。今天我仍然懷有熱情去專心做好 White Mountaineering 的機能服設計。

-成軍超過十年,時至今天 White Mountaineering 所設計的機能服已揉合眾多不同元素如 streetmilitarysport mix 以至傳統和風元素,你在設計時仍是從「design」、「utility」以及「technology」三方面考量嗎﹖

相澤:那要看看是在處理哪個品牌、企劃的設計。 White Mountaineering 是一種以 outdoor 及機能作主題的時裝設計,例如在夏季時在都市中穿上一件棉製 tee 就足夠了,但當人在雪山上的對衣服的需要就會完全不同,而 White Mountaineering  就是「為都市人做的 outdoor 品牌」。至於跟 adidas Originals 的合作則要考量到加入運動元素的比重、方法,而跟 BURTON 的合作則要從我自身滑雪時對裝備的要求去設想。很多時候跟合作品牌也會有不同的想法,但只要方向一致就一切都好辦。

-在「Fashion」與「Function」之間,你認為 White Mountaineering 的設計更接近哪一方﹖

相澤:我覺得我算是站在中間吧,有時候偏向 Fashion 多一點,有時候 Function 的比重又會多一點,而作為 White Mountaineering 的設計師我的立場必須站於兩者之間。不變的是我設計衣服的啟發是來自 outdoor,我就只管做好自己的衣服吧。 

 

White Mountaineering

PICK UP

A BATHING APE® x 名偵探柯南

日本人氣動漫《名偵探柯南》迎來了第 22 部的劇場版作品《名偵探柯南:零的執行人》,為了隆重其事,東宝電影公司 特別找來於日本街頭文化中舉足輕重的 A BATHING APE® 合作,帶來一系列別注商品,並於 ZOZOTOWN 上限量預售!

2018年巴塞爾世界

瑞士巴塞爾世界(Baselworld)鐘錶珠寶展於3月22-27日在瑞士巴塞爾展覽公司舉行,今年參加的品牌跟往年一樣眾多,各品牌都把2018年即將推出的新作一一作展示,而大家最關注的瑞士腕錶品牌 ROLEX,今年新作亦為錶迷帶來不少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