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AR

意國軍事家

以軍事作為古着「remade」主題,日本就先後誕生過不少傑出代表,如 Rebuild by Needles、BONUM、HURRAY HURRAY 的 composition 系列,以至云云小規模的 designer brand。相對歐美市場,比較知名的大抵會想起英國的 maharishi 旗下的 Upcycled、MILTYPE 系列;又或者美國的 Greg Lauren 之類…… 然後,在去年 UNITED ARROWS 所引入的品牌清單之中,又可以發掘得到一個新名字 - 來自意大利的 MYAR。

MYAR 由主理人 Andrea Rooso 所領導,以「Modern view of the past」為概念,專門於製作「軍事再造」的設計。而成立 MYAR 的念頭,就源於 Andrea 20歲的那年得到了一部舊式的縫紉機開始,在學習縫紉的過程中,Andrea 在某一個晚上突然靈光一閃,想嘗試修改一下自己的古着 ARMY tee,然後將「AR」以及「MY」對調再重新縫上,當 Andrea 決定自立門戶的時候,亦順理成章以「MYAR」為品牌命名。

Andrea 鍾情古着軍事的設計,並欣賞每一件設計背後的故事,眼見二手店舖堆積如山的舊軍事衣物,MYRA 的使命似乎就是要替它們賦予第二的生命,從 remade 的過程把舊軍服重新打造成一種時尚。設計師以 past、present、future 概括了 MYRA 的理念,以二次大戰以後的古着軍服為中心(過去),並以時下的技術、創作概念(現在),打造新的設計,以貫徹可持續性的環保理念(將來)。

MYAR 的主理人 Andrea Rosso

 

相比起日系的軍事再造設計,MYAR 的 remade 沒有太過複雜的結構,設計師的心思,往往就見於軍服的細節之上。除了成為了經典的 MYAR tee 以外,Andrea 亦鍾情於將不同時代、國籍的軍服作合併,2018年的春夏系列,品牌又嘗試過「再造」迷彩的設計,為英軍的 DPM、法軍的沙漠迷彩融入矚目的色塊,改變了迷彩原本的隱匿用途,因為在設計師的眼中,重生的軍服應該是吸引人注意的時尚設計。

2018春夏,MYAR 為英(左)、法軍的迷彩融入上 shocking color

 

2018秋冬系列,MYAR 將焦點回歸到美軍軍服之上。除了比較常見的 Utility shirt 之外,又包括了越戰年代的虎斑拼布設計,當然,剪裁才是今個季度的其中一項賣點。如二戰時代美國海軍的 N-1 連身工作服,就換上了較 slim 的版型;而海軍的藍色襯衫,設計師亦刻意在肩膊部分縫上「W」形狀稱為「yoke」的細節,營造美國西部 western shirt 模樣。花巧一點的,還有在背幅縫上八枚指南針袋的 tanker jacket,叫人聯想起昔日日本品牌 PHENOMENON 的作品。

MYAR 2018 F/W

 

 

myar.it

PICK UP

A BATHING APE® x 名偵探柯南

日本人氣動漫《名偵探柯南》迎來了第 22 部的劇場版作品《名偵探柯南:零的執行人》,為了隆重其事,東宝電影公司 特別找來於日本街頭文化中舉足輕重的 A BATHING APE® 合作,帶來一系列別注商品,並於 ZOZOTOWN 上限量預售!

2018年巴塞爾世界

瑞士巴塞爾世界(Baselworld)鐘錶珠寶展於3月22-27日在瑞士巴塞爾展覽公司舉行,今年參加的品牌跟往年一樣眾多,各品牌都把2018年即將推出的新作一一作展示,而大家最關注的瑞士腕錶品牌 ROLEX,今年新作亦為錶迷帶來不少驚喜。